关注我们:打造全国医养结合 康复养老助残品牌

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十一月十八日

免费咨询电话真诚服务

0573-85825353

联系方式


嘉兴平湖绿康老年康复护理院

地址:平湖市当湖街道县后底120号

咨询电话:0573——85825566

传真:0573-85825998



让他们人生最后的岁月充满温情 ——记平湖绿康老年康复护理院重症及长期照护病区 首页 > 医院动态 > 媒体报道

让他们人生最后的岁月充满温情 ——记平湖绿康老年康复护理院重症及长期照护病区

2016-10-26 11:32:29

绿康的重症及长期照护病区不同于综合医院重症病房,因为综合医院是以治愈为目的,而绿康重症病房是以照护为主要目的。

  “我们的病人有一部分是从大医院重症病房经治疗病情比较稳定后转移到我们这边来,还有一部分在综合性医院愈后不好的,达不到期望值的,最后没办法才送到我们这里来,这部分病人在大医院再进行治疗已经没有太大价值了。”重症及长期照护病区主任陈峰说。

  住在这里的病患一般都有七八十岁,90岁以上的老年人也不在少数,绝大多数是三种以上疾病在身、多脏器功能衰竭,随时都有并发症出现,所以要么不发病,一旦发病每个人都是病危状态。开业近两年来,陈峰带领他的团队也不知道抢救过多少个病人了。

  “进到这里来的老人病情大多处于中末期了,再好的医疗手段也无法逆转,在我们这里也只是一个过程罢了,我们尽力让他们再多陪家人一段时间,这个过程中我们还是要给他们一个合适的医疗护理条件,给予他们必要的医护支持,让他们减少痛苦走过最后一段路,所以家人对我们也是很理解的。”陈峰说。

  因为入院病人病种多样,所以陈峰要求医生团队不断学习各科医疗救护知识,往全科医生靠拢,护理要更多往专业化方向靠,所有人包括护工在内都要了解重症病区的要点、特点,以及每个病人的情况。

  28岁的阮文强医生以前在江西公立医院心血管内科工作过,在绿康工作了大半年,他觉得压力比以前大了很多,但是动力也足了很多。“会遇到一些困难,很多病例以前没有接触过,要学习的内容太多,很难面面俱到,必须不断学习。白天遇到的病例向前辈请教,晚上就去学习看书,检查自己工作中有没有不到位的地方,这样才能提高,才能帮到这些老人。”

 

 

不同于其他医院的病房,重症病区的病床都是木质暖色调的。陈峰说,床板加宽,颜色温馨,可以给病人更舒服的感觉。“护理必须从细节着手,也许某一天水喝少了马上病情就加重了,所以主要靠护士和护工第一时间接触病人来了解这一切。”

  护士长胥春梅来自四川,以前在四川公办医院工作。她说,刚来绿康时感觉自己这个多年的老护士都不会干活了:“以前医院的病人以治疗为主,而这里以护理为主,治疗为辅。特别是跟他们沟通比较困难,扎针喝水吃饭都是靠哄的,喝水也必须是温水。感觉自己思维都跟不上了。”

  但是一年多工作下来,现在的胥护士长已经完全适应了这个角色,病人家属非常接受她,在病房内外经常可以看到她和病人家属挽着手搭着肩在说话,家属不时地还会抱抱她表示感谢。

  周彬华医生以前也在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工作过。应聘到绿康一年多来,周彬华在角色上有了一些变化。他说:“跟以前相比,在这里我们对病人的关注不仅体现在医疗上,在生活上和心理上关注更多,在这里工作心里更踏实,责任感更强。”

  90岁高龄的张奶奶患阿尔茨海默病入住病房后,因为认知障碍,生活不能自理,全体医务人员、护理员为了让老人在有限的日子里舒心快乐,每天轮流着给老奶奶喂饭、擦身、洗脚、拍背、陪她聊天。得知张奶奶子女们家庭经济条件不好,医院又给他们减免了每月500元的生活护理费。三个多月后老人去世,家属在办完丧事的当天就急着赶到医院送上锦旗和感谢信。

 

 

据了解,重症及长期照护病区开业近两年来,先后接待了近300名病患,但是能够症状减轻可以出院的不超过10%,多数是多脏器衰竭住在这里走完最后一段人生路。家属基本上是为了让亲人在最后的岁月里减少痛苦、生存有尊严才送来绿康的。

  记者看到徐明观时,护士正在给他鼻饲,51岁的他是病房内年纪最小的,一年多前因癫痫发作抢救不及时长期处于浅昏迷状态,靠气管长期切开辅助呼吸,在绿康已经住了九个多月。徐明观妹妹捏着他皮包骨头的手说:“医生说能康复的可能性不大了,但是放弃治疗我们真的舍不得,在家里我们根本不懂怎么照顾,他也很痛苦,所以我们送到绿康来了。”

  陈峰说:“我们也没办法治愈,只希望通过我们的治疗能让他的身体恢复一点,能清醒过来,维持一个正常人生存的尊严。”

  医生看多了生老病死,按理说能坦然面对病患的逝去,但是陈峰不时心有郁结。

  “有些病人还是有希望治疗的,只要营养跟上,还可以维持一段时间,但是家属要求放弃救治,我们从感情上来说还是比较难接受,眼睁睁地看着病人去世却什么也不能做,医者父母心啊!但我们还是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我们不能武断地说对与错,毕竟家属长此以往确实也无法承担这么大的压力,家属经不起折腾,老人也痛苦,最后也还是要走的。”陈峰抱着手靠在窗台上,叹了口气,久久无语。

  陈峰正在学习舒缓疗法,据说国内最早是北京协和医院尝试推行的。

  据悉,舒缓疗法也称舒缓医学,是给予那些对治疗已无反应的、生存期有限的患者及其家人进行综合治疗和照护的学科,目标是尽力帮助终末期患者及其家属获得最好的生存质量。它通过镇痛,控制各种症状,减轻精神、心理、灵性痛苦来实现这一目标,是以减轻痛苦、追求临终的安详与尊严为目的的学科,是一门医学专业技术与人文结合的学科。

  “这个在操作程序上比较复杂,需要很多的投入,不仅包括治疗,还包括很多方面,包括沟通心理关怀,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做出来的,需要一个团队共同来钻研,短期内我们还做不到。所以我们要把团队整合起来,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只为一个目标,就是为病人提供最好的服务。至于创造一个什么样的硬件环境,创造什么样的氛围和家属沟通,更多考虑患者和家属的感受,我们还需要进一步探索。”陈峰说。